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傻言傻语 > 再见,傻子石
再见,傻子石
[发布时间:2015-04-27  阅读次数: 2058]

晚上在新区上了最后一次flash公选课。不是本学期的最后一次,而是永远的最后一次。Flash动画设计与制作,从我工作那年开到现在,整好十年。这门课开始于最早科协讲座时一个学生在得知当时还没有这门课时的遗憾,然后就是从充满激情到逐渐鸡肋的十年,尽管每次都会被选爆,我最终还是要说再见了。因为:

第一个词,累。 如果光从工作量的角度,对于没课的老师能有一门公选上上绝对不错,但对于我这样每年工作量都超额许多的,只剩下一个字,累。而且,不得不承认,岁月不饶人。随着年龄的增长,上课越来越累。偏偏这门课是在晚上上。年轻的时候,上完后不觉得,回家倒头就睡。年龄大了后,上完课后大脑皮层处于兴奋状态,回家后就是失眠。

第二个词,已趋于淘汰。在做给月儿的最后一个作品后,就再也没有新的东西了。曾经的闪客一族,早就七零八落了;曾经的闪客傻子石,也已经有六年没再做新的作品了。现在网上充斥的博客播客和手机应用,伴随着窄带网发展起来的flash,也必然随着窄带网的消亡而转型或消亡了。

第三个词,已无激情。 曾经的学生和自己一样都是八十后,说的东西大家都懂,网络流行的东西大家也都明白。如今的学生已经是九十后了,可能真是有代沟了吧。作为一门从头到尾从来没点过名,并且在第一节课就对大家说“我的课大家如果认为讲得不好可以不来听”的课,看着早些年被挤爆的教室到现如今零零落落在下面打瞌睡的学生,可能我真是不懂九十后的兴趣点吧。学生爱听,老师有激情;学生不爱听,激情已无。

flash,承载着的是我的青春, 我的曾经。不会忘记第一轮课程时陪伴我从头上到尾的可爱女孩,也不会忘记那些激发我创作一个个动画的人们。等到老去时,我会把从前的动画一个个拿出来看,这,一定会是个美好的感觉吧。旧的时代过去了,新的时代开始了。再见flash,再见折痕淡淡,再见傻子石。